IT技术

马斯克又和 Twitter 过不去了。

6 月 17 日,特斯拉和 SpaceX 首席执行长马斯克发 Twitter,说他「刚刚删除了自己的 Twitter 帐号」,并将用户名改为「Daddy DotCom」,以呼应週日的父亲节。几小时后,马斯克将用户名改回「伊隆‧马斯克」。

马斯克并没有如自己所言删除帐号,Twitter 帐号仍然活跃。对此,特斯拉官方帐号还未回应。

华尔街日报曾统计,马斯克从 2011~2018 年共发了 4,925 条 Twitter,在所有 CEO 中名列前茅,这个数字现在是 7,890 条。但言多必失,马斯克的 Twitter 风波由来已久。

影响最大的当属 2018 年 8 月,马斯克发 Twitter 称,正考虑以每股 420 美元价格私有化特斯拉,且有充足的资金来源。这则 Twitter 影响极大,特斯拉股价当天应声上涨 11%。

此事受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关注,由于未标明资金来源,且收购价格较当时股价溢价极多,马斯克被控「操纵股价」,最终马斯克和 SEC 和解,马斯克和特斯拉各缴 2,000 万美元罚款。马斯克卸任特斯拉董事长至少 3 年,并在发推文前交由公司法律顾问审查,以确定没有影响投资者决策的消息。

此次风波过不久,今年 2 月马斯克又在 Twitter 说特斯拉将在 2019 年生产约 50 万辆汽车。这内容与公司财报不符,几小时后马斯克也更正了推文,表示 2019 年特斯拉的交付量将达约 40 万辆。此举又被 SEC 指控违反之前双方推文的协议和藐视法庭。

4 月 26 日,SEC 和马斯克同意修改双方达成的协议,增加一条规则,即马斯克未得到特斯拉律师同意之前,不得在 Twitter 发相关推文或以其他书面形式发消息,包括公司财务状况、可能进行的购併、产量销量、新计画的业务线、之前从未发表过的预测资讯及马斯克是否购买或出售特斯拉证券等。

马斯克和社群网路的恩怨,还要加上 Facebook。马斯克曾和马克祖克柏发表关于人工智慧的争论,对 AI 持积极态度的祖克柏反对否定 AI 的人,而 AI 威胁论的代表马斯克随即推文说祖克柏对人工智慧理解有限。

此外,当 Facebook 陷入数据洩露丑闻时,马克斯删光了 SpaceX 和特斯拉的 Facebook 帐号,还回覆网友反正 Facebook「看起来很烂」。

如今,名人的社群网路帐号往往很难保持私人性,因粉丝数量之多,加上社群网路和媒体放大效应,经常造成巨大影响,比如川普的「Twitter 治国」。

公关谘询公司博然思维集团合伙人曾表示,公司通常有专门团队负责高层的 Twitter 帐号,很少有 CEO 亲自管理 Twitter。

但马斯克对这种官方宣传很不屑,一直表示要在 Twitter 表达自己真实所想。马斯克去年底接受《60 分钟》採访时说,「你用髮型来表达个性,而我,用 Twitter。」

做自己的马斯克在 Twitter 开「特斯拉破产了」的愚人节玩笑,导致特斯拉股价当日下跌 7%;还在 Twitter 公然抱怨媒体「自负和伪善」。

万博宣伟公关公司前执行主编薇薇安‧席勒说:「Twitter 最棒的地方在于如此私人和真实,最糟糕的地方也在于私人性和真实性,各有利弊。」

马斯克也曾发 Twitter,告诉大众「不要对我的 Twitter 太当真,毕竟这是 Twitter。」在社群网路影响力巨大的今天,拥有 2,700 万跟随者的特斯拉 CEO,马斯克一则 Twitter 真的仅是一则 Twitter 吗?

(本文由 36Kr 授权转载;首图来源:Flickr/Daniel Oberhaus CC BY 2.0)